你是山川与海啸

你是沙漠与河流

你是我究其一生追寻的星空与绿洲

一碗清粥不加糖

© 一碗清粥不加糖 | Powered by LOFTER

「霆峰」你撩我一下试试看(中)

4.
不信邪的小李同学在一顿整修之后带来了套路2.0加强版。

小李同学:「我觉得你今天有点怪哎~」

小陈同学:「(娇羞表情)我哪天不怪。」

小李同学:「……」

小陈同学:「怎么了?我回的不对吗?我那天想了一下,觉得光你们努力教我是不行的,我自己也应该要主动回应,所以小李老师,你看我努力的怎么样?」

李易峰:不怎么样,mmp,感觉心好痛。

不想打击对方积极性的小李同学还是委婉地回到:「呃……我觉得……你还是按照平常来吧。」

小陈同学:「好吧,那你说我该怎么回。」

正在上课的李易峰看着那头回过来的话,突然就哇的一声趴在桌子上嚎了出来,他这一嗓子,把讲台上正慷慨激昂的选修课老师吓了一大跳,戴上眼镜就开始寻找扰乱课堂的...

「霆峰」你撩我一下试试看(上)

旧文没灵感,开个短篇坑,你们别打我,要爱我!

1.
朋友都说,陈伟霆是个撩不动的人,无论多么好看的姑娘撩他套路他,他都能聊着聊着给人堵死,导致最后姑娘含着泪离去,他还一脸懵逼的想为什么我就没有女朋友呢?

陈伟霆很苦恼,难道这辈子注孤生吗?

室友见状,眼珠一转,贱兮兮凑过去问:“你,想不想脱单?”

“废话,当然想了!”说话间,还锤了一下朋友的肩膀。

朋友龇牙咧嘴地捂着肩膀,忍痛道:“行!交给哥们我了!我有个好朋友是套路王,撩人一套一套的,我让他加你,你特么可得好好学啊,别给兄dei我丢脸!”

朋友办事效率很高,当天晚上一个名叫小李同学的好友申请就出现在了陈伟霆的微信列表里。

陈伟霆一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给自己打...

「启深」蛰伏26

26.「你好张启山」

张启山感受到手心里传来点点湿润,睫毛清扫过掌心,紧接着,衣角被轻扯了一下,他听见陈深恢复如初的声音响起:“我好了。按你说的做吧,我会配合。”

“信我。”张启山收回手,却传来令人安心的力量。

外头的人已经冲了进来,为首的士兵扛着长枪踹开门,在看到张启山之后,愣了几秒,随即立刻放下枪,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张主任好!”

身后紧跟着的苏三省不耐烦的踹开挡着的士兵,眼神扫视了一遍屋内,先向张启山敬了个军礼,撇了一眼身上都是鲜血握着枪的陈深,最后定格于地上的尸体,眸光深沉,再看向陈深的时候眼神里多了几分探究。

张启山抬起手,冲后面的人招了招:“来个人把尸体抬出去,让所有人集合去正厅。”

两个手...

「瀚星」小情歌3

1.
苏星宇的饭菜做的虽比不上外面的大厨,却也精致可口,最重要的是----有家的味道。

何瀚吃到后来竟然舍不得松筷子,夹了一勺又一勺,最后还是苏星宇用手挡了一下,紧接着从他手中将木筷抽走,略带点责备道:“好了,不要再吃了,吃多了胃会难受。”

何瀚握筷子的手下意识一收紧,却只碰到自己的手指,他看着苏星宇将桌上的菜一盘一盘全部收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胃里胀胀的,确实有点吃多了。

苏星宇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有些轻,有些缥缈。

“你要不要下去走一走?”

“你在赶我走?”大概是吃太饱了,连带着智商都下降了。

里头冲洗碗盘的声音停了下来,苏星宇探出头来。

“那我陪你?”

一双极圆眼睛扑闪扑闪,让人突然很想伸手在他脑袋上揉一把...

「瀚星」小情歌2

1.
陆天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张臭脸的何瀚。

陆天摸了摸衣角又摸了摸鬓角,奇怪也没哪里不对啊,老板今天为什么不高兴?难道是因为自己来的太晚了?!

陆天越想越觉得是这个原因,清了清喉咙正准备开口解释,何瀚丢下一句:“去把厨房火关了,然后赶紧出来。”便径直出门去了。

陆天动作迅速地将火关好,也闪身出了门。

刚一出门,就感眼前一道银光闪过,陆天下意识伸手去接,手指触碰到一片冰凉,张开手一看,一片银色的钥匙正躺在他手心泛着银光。

“锁门。”依旧是冷着一张脸,很酷的口吻。

陆天不敢怠慢,飞速地锁了门又毕恭毕敬地将钥匙还给了何瀚,心里却直犯嘀咕:这发展够迅速啊,自家老板都拿会着钥匙锁门了!真稀奇啊!

很酷很高冷的何瀚坐上...

「瀚星」小情歌1

一个中篇,大概四五章?五六章?(算了看心情吧)完结。因为我家亲爱的想看瀚星甜甜的文章而出产的产物。艾玛我也知道我坑多,我会努力填填填的。
借用一个甜甜的脑洞梗。这篇咱不整别的,就走个温馨向。
咱温温馨馨谈个恋爱儿~~~
立个flag,过几天先把师父那篇坑给填了!
----------------

1.
自何慕跟苏晓晓结婚之后,何瀚就成了个浪子,床伴不断,男女不忌,包养的明星换了一个又一个,颇有股游戏人间的味道。

他喜欢的女人跟他弟弟在一起了,他好像也连同着丧失了爱的能力,除了工作就只剩下了利益互换的放纵。

可即使纵情于声色犬马之中,那双眼睛也依旧是清明的、淡漠的,好像再也倒映不下旁人的身影。

苏晓晓怀孕了。

家人...

「隐凡」师父今天装温柔又失败了(中)

1.
被关禁闭的张小凡第二天就被放了出来,不仅放了出来还连人带行李安排到了丁隐的隔壁。

张小凡站在大门口,望着端坐厅堂的丁隐,又看了看被放在一旁的所有张氏家当,轻柔的风吹乱了他的长发,而他在风中凌乱。

“师……师父,这这这……”

“嗯,从今天起,你就住这。”

“……这不太好吧。”

“哪里不好?”

“……师父说好就特别好。”

张小凡含泪拎着家当去了隔壁,这是谁给他师父出的主意!出来保证不打他!

在家正练字的挚友打了个喷嚏,毛笔一抖,墨染一地。

2.
张小凡自此开始了和他师父的“同居生活。”

“同居”第一天。

张小凡在丁隐的神威下爬起来练功……

“同居”第二天。

丁隐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以后到点了就自己出来练功。”

张小凡:...

「霆峰」仙渡 35

35.「玄女」
01
李易峰着了凉,夜里发起了高烧,这场病来的怪异,来的凶猛,他迷迷糊糊地睡了三天三夜,睡梦间还看到太上老君那老头冲他道了三句小心,醒来后居然就莫名其妙去了三条命。

九尾猫变成了六尾猫,失去了三条尾巴。

清醒后的李易峰端坐在床上晃着自己光秃秃的六条尾巴,突然一下子就陷入了迷茫,他一没跟人打架拼命,二没中毒,三没跳崖,怎么好端端感个冒发个烧就会直接要了他三条小命呢?

他想不通!想不通啊!

正当李易峰抓耳挠腮的陷入纠结之时,却听窗外传来一声嗤笑。

“谁?!”他转头向发声地看去,只见一红衣女子抱臂立于树上,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神情很是不屑。

“妙妙?!”有毒,怎么会是她。

“我来看你死没死。”妙妙瞪了...

waiting和fighting

我现在更文几乎变成是全靠心情。
断断续续的。
生活滴溜溜地走,工作日忙到飞起,每天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压着你,下班之后几乎只想躺在床上一梦千秋,将所有电话短信和事情都抛之脑后。
很少有时间想起来要点开LOFTER看上一眼。
而等到周末,有时间可以闲下来,就更加懒散的不想动弹。
有时候脑子在飞速运转,身体却不想动弹。
一堆回复,并不是不想回复,而是过了时效,便不知道再说什么了。还像歌里说:小确幸集中地展示在社交网络,小确丧无端地散落在碎片角落。
依旧坚定的爱着两位小哥哥,还有因为码字写文而结识的小伙伴,以及依旧在默默等待我这个随心所欲份子更文的小天使。
并不想因为工作就对生活慢慢失去激情,依旧想要元气满满地爱这个...

看了一下首页,看来大家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我还不知道自己被封的是啥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