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心无旁骛 戒骄戒躁

一碗清粥不加糖

© 一碗清粥不加糖 | Powered by LOFTER

「霆超」疯子3

1.
方木的抓捕非常顺利,因为陈霆压根没有反抗,他好像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完全不反抗的便跟着方木走了。

不过就算陈霆反抗也没有关系,方木已经掌握了足够逮捕陈霆的罪证,就算黑帮势力再大,耗子,终究是斗不过猫的。而他们警察,就是猫。

陈霆自铐上手铐的那一刻就不再说话,他靠在警车内望着窗外,眸光深邃,像是在发呆。方木也懒得去没话找话,反正人已经抓到了,有的是时间撬开他的嘴。

不过这证据来的确实蹊跷,那封无名信封的U盘里装的全是陈霆手上的命案,每一项都是直接罪证,而各项罪证之间的时间跨度之久也令方木咋舌,最早和最新的居然距离有十几年之久。

看来这个送证据的人一定很恨陈霆,但是如果恨,为什么偏要等到这么久之后...

「霆峰」不婚


写个爱意满载的故事给你

1.
L先生从家里搬了出来,这让他感到很沮丧,有家不能回,还得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一回家跟父母说不到几句话就会吵起来,这让他感觉更加沮丧。

而话题的中心围绕的全是关于他结婚的事情。

L先生从来不觉得结婚和不结婚有什么区别,他感觉一个人能过得好过得自在比两个人在一起过得更好,那么为什么就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活?

他有工作有能力,毕业后也凭着自己的努力买了房、买了车,能够养活自己,还有有一群可以陪他疯的狐朋狗友,有空能去旅旅游,过得潇洒惬意,为什么就非要结婚不可?

就因为这事,他爸妈还特地搬到他家来了,美其名曰:督促。

原本每天结束一天的疲惫回到家,只是想感受一下家庭温暖时,他爸他妈就...

「霆峰」仙渡 32

32.「江湖无你」
01
那天晚上,陈伟霆带着李易峰走过了很多地方,古朴的小镇,喧闹的酒楼,最后落于河畔船头,看着一众男男女女放着花灯,闭着眼睛许愿。

这样的景象,陈伟霆不知道看过多少。

这世上众人,都是成双成对,独独他一人,每年来人间,都是形单影只,在数不尽的城镇穿梭,看无数容貌各异的面孔,竟然有些着魔般希望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能在一个不起眼的街头,遇见一个让他惦念了很久的身影。

他不知道快乐为何物,不知道爱为何物,不知道心痛,同样也不会感到难过。但他独独能感受到寂寞,那是一种浸入骨髓的冷,冷到他都不知道自己生存的意义是什么,只是这么年复一年的机械般过着肆意妄为的生活。

人仙魔三界,说到底,与他,又有何干...

「霆超」疯子2

1.
大抵是项允超心情不好,这场宴会没持续多久他便宣布要先走一步,让在场的各位好好玩好好吃,在酒店的任何消费都会由他出,不用顾及,想吃什么玩什么都可以喊。

项允超走了,陈霆自然也不会留下,那些骇人的黑衣保镖也跟着走了。

方木知道今天是没戏了,目送着一行人消失在酒店大门口,眼底是满满的失望,按住耳麦吩咐道:“今天就到这,收工,回警署。”

陈霆钻进车后座的时候,里面的项允超本能地往里面躲了躲,似乎连碰都不想碰到他。

陈霆强硬地拽着他的胳膊往自己这边带了带,直到项允超整个人都靠上他的肩膀,他才像是松了口气,放下所有防备让整个人能靠在车座上,调整手臂的高度,以便项允超能靠的更加舒服。

他没看到项允超顺从之下扭曲的...

「霆超」疯子1

暗黑向暗黑向暗黑向。
慎入慎入慎入。
若引起不适,概不负责。不喜请绕道。
这是我这段时间因为事情太多而想要发泄出产的脑洞。
中篇。4章左右完结吧。
仙渡和赌徒近期会更新。
只想挖坑不想填orz

+++++++++++++++++++++++++++

滴答滴答……

喂……
你有没有过,爱上一个人,爱到什么都愿意为他做,抛弃自尊,抛弃一切甚至生命,甘愿低于尘埃,没有肉体没有灵魂,只剩下一颗心固执地向着他跳动,成为所有人眼中可怕的疯子,却仍然愿意把所有……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献给他。

哪怕……
他根本就不爱你啊。

1.
方木跟这个案子已经跟了一个月了,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可是这件案子还是没有什么实质进展。

好几个富商被残忍杀害,所...

「樾司」烦人和霸道


时樾×郑开司
大概是个从古至今的故事

☆古
1.
烦人从出生起就很爱哭,大家都叫他小哭包,可是后来烦人遇见了霸道,霸道最烦别人哭哭啼啼,特别还是在他面前哭唧唧的,于是霸道很暴躁,生气的一掌拍碎了眼前的小泥人,呵斥道:“哭个屁!再哭就揍你!真烦人!”结果,烦人哭的更厉害了。

于是,在霸道的强权下,小哭包变成了烦人。

其实烦人以前不叫烦人,也不叫小哭包,他也有正儿八经的名字,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写在书本封面,嗯,写错了一个字,划掉重写:郑开司。

霸道其实也不叫霸道,也有正正经经的大名,叫做时樾。只不过因为性子急躁为人霸道,跟个小霸王一样,所以被大家叫作霸道。

久而久之,小朋友都忘记了他们两个人的真实姓...

「山炮」赌徒4

昨天写这篇的时候,写着写着灵感来了就多写了些,今天趁着休息时间,刚好再发一章好了。

+++++++++++++++++++++++

01
这种枪快抵到脑袋上的感觉让张晓波非常不安,他在屋内来回的踱步,一边想着张启山来以后他怎么才能将这件事情圆的滴水不漏,一边有些心虚地等着张启山过来。

那鸟自大早上骂了几句脏话,开了金口破天荒说了一句正常话之后也不吭声了,一直在那边劲埋头苦吃。

张晓波看着鸟,想着想着,渐渐感觉有点眉目了。

哪知道等来等去,没等到张启山,却等到府上一小厮,喘着粗气跑过来跟张晓波说:“佛爷今日局里有事,没空来观赏鸟,张叔让我来告诉您,别让您等急了,小张先生您就继续按照原来一般训着吧,收看成果之...

「山炮」赌徒3

01.
戏才刚开场,张晓波就逃难似地冲出了戏院,心里简直要恨死了那只鸟,于是气不打一处来,从地上捡了跟树枝就伸进鸟笼里狠狠地在鸟身上打了几下,打的那鸟唧唧直叫,刮下来几根羽毛,倒是老实了,耷拉着脑袋站在鸟笼里一副委屈模样,看得张晓波又软了心,手僵了僵,最后重重叹了口气,将树枝丢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盯着里面有些蔫了的八哥儿,痛心疾首的吐出五个字:“败家玩意儿!”

那八哥儿似也自知理亏,咕咕叫了两声,没敢再开口鹦鹉学舌。

张晓波一天的心情都被这鸟给搅和黄了,再想起他亏的那几块大洋的戏剧票,更是感觉心口的肉隐隐作痛。

捂了捂心口,他皱着眉头,一副西子捧心状,也失了继续遛弯的兴致,摸了摸所剩无几的铜板,忍...

「山炮」赌徒2

01.
这鸟喜欢说脏话,这是张晓波始料未及的。可是督军府不会给他惊讶的机会,他就一个月时间,教得好这鸟,能还债能富贵;教不好他就连着命一起压这儿了。

他本来以为鸟把式这事做来很轻松,毕竟当初看他家老头子做的时候是得心应手的,谁曾想到他亲自来做了,才晓得这事不易。

他就那么站在房间里咬牙切齿地看着满屋子可劲闹腾的海八哥,八哥儿闹腾累了,又落回鸟笼里,理了理身上的羽毛,睡了。

张晓波当机立断,一拍大腿,决定:好!他也睡!他还不信了,他张晓波会斗不过一只鸟!

第一天就在一人一鸟消极的对待下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晓波还没起床,那只八哥儿扑腾着翅膀先飞到他床头叫唤了起来:“我x!我x!”声音又尖又细,一声一声,...

「山炮」赌徒1

开个新坑,😑我真的是高压之下出灵感的人。
妈的,不说了,我要去学习去了。

张启山×张晓波

01.
张晓波被管家带进张宅的时候,张启山正坐在院子里擦枪,拿着块布对着阳光,很细致的擦着手中黑管的手枪。

直到老管家带着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才堪堪抬了抬眼,扫了一眼站在老管家身后的张晓波,视线打了个圈又迅速回到了枪身上。

“这就是那个京城第一鸟把式?”

男人的声音很沉,像一壶醇香的老酒,冷峻的侧脸似刀刻一般。他发问,却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老管家还没说话,张晓波立马挤到了前头,一脸不爽,张口就道:“那是我爸!不是老子!”

听到声音的张启山倒是抬头认认真真看了张晓波一眼,穿着件有些破旧的大衣,还带着一...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