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碗粥可能在去拯救世界的途中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只想安安静静讲故事,想尝试不同的文风,一点一点进步
文皆原创,禁改禁抄禁转禁一切

一碗清粥不加糖

© 一碗清粥不加糖 | Powered by LOFTER

「隐凡」师父今天装温柔又失败了(上)

1.
九幽仙山的千年老处男丁隐尊者要找双修伴侣了,听说被选中的人叫做张小凡。惊得人神妖三界都抖了三抖,纷纷猜测那个被选中的倒霉蛋……哦不,幸运儿张小凡是谁。

为什么大家都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是因为丁隐不够厉害吗?

那可是准仙!大乘期的大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飞升仙界的存在啊!

那是因为丁隐不够帅吗?

只要见过丁隐的人,脑海中都会浮现出惊为天人这四个字。什么叫做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这就是啊!什么叫做谪仙人,就在眼前啊!

可是偏偏这样一位又帅又有实力的尊者一说要找伴侣,就没人敢出来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丁隐自身性格造成的。

说来也是怪,可能上天觉得这样的人太完美了,所以在赐予他外貌和内在...

我觉得我该上来更文了
浪了太久
一直沉迷农药不可自拔
主要还是没灵感就拖啊拖啊
好吧!明天也要开始上班了!加油像惠比寿一样立个旗帜!
大喊三声:我一定在这几天更文!一定!定!不更不删

「时司」林深时见鹿(下)

11.
时樾最近很忙,一连几天都不在酒吧,连带着郑开司对着虞姬都有些无精打采。

直到第五天的时候,他正拿着逗猫棒有一搭没一搭撩着虞姬上跳下扑,门外突然传来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拉开,大龙的声音响起:“时哥进医院了,你抱着虞姬先回去,近期不要来酒吧!”

郑开司先是一愣,随后手中的逗猫棒就掉在了地上,伺机而动的虞姬随着逗猫棒的落地也猛扑到了地上,猫爪啪地打在逗猫棒的前端,发出尖细的猫叫声。

12.
时樾的手机关机,郑开司抱着虞姬赶到医院的时候,眼眶早就红了一圈,整个人抖得跟个筛子一样,连被他抱在怀里的虞姬都不满的叫了一声。

大龙只说时樾的最后一通电话就是让郑开司带上虞姬,近期不要来酒吧。多问便不肯说了。

大半...

「时司」林深时见鹿(中)

6.
当郑开司还在苦恼怎么接近时樾的时候,上天倒像是感应到了他的期望,主动给他送来了一个机会。

那天晚上便利店来了个买烟的汉子,汉子正准备付钱的时候,手机响了,他将手放在收银台上,接了电话,大嗓门惊天动地:“喂?时哥。嗯,烟买了。……什么?缺酒了?好好好我知道了。”

正等着汉子付钱的郑开司耳朵抖了抖,眼睛亮了。

等着汉子打完电话,便一脸雀跃的凑了上去:“这位大哥,请问刚刚是时樾先生的电话吗?”

“嗯?”汉子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你认识时哥啊?”

郑开司头点如捣蒜,一双大眼睛星光灿烂。

“我叫大龙,是时哥的手下,你好。”大龙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抬起手挠了挠后脑勺。

“你好,我叫郑开司。你们是不是要酒?”

“嗯。时哥说...

我一无是处,除了会写点东西。
大写的爱你!谢谢我亲爱的一路陪伴!
面试结束,借这里谢谢各位的祝福!
休息一天!明天更文咔咔咔咔

大风吹:

我亲爱的真的是超棒的,不要怀疑自己。
@一碗清粥不加糖 

「时司」林深时见鹿(上)


1.
郑开司才刚跟女朋友分手,紧接着这个月的工资也泡汤了,上司说是因为他的愚蠢才导致合同没签下来,所以说,这个月累死累活算是白做了。

他不言不语,沉默地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现实,然后在上司不耐烦的摆手中退出了办公室。

房东发来短信询问他下个月的房租什么时候能交。

他咬咬牙,在输入框里敲下请求宽限几天的话语,再抬起头时,电脑屏幕早已变得漆黑一片。

他望着漆黑的电脑屏幕有些走神,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无力的倦怠之感。

下班的时候,等到办公室的同事全部都走光了,他才敲完合同的最后一个字,点下保存按钮,然后起身慢慢吞吞地走出了高耸的办公楼。

夜晚的城市灯火通明,照应的他更加渺小,像一只蚂蚁,横冲直撞,磕磕绊绊,却找不到...

最近因为要考试,所以把撸否卸载了。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实在是想说出来吐槽一下,所以又装回来发个吐槽,再暗戳戳的走。

我梦见我穿越了,然后还成了一个王爷非常不喜欢的正妻。🤷🏻‍♀️不过还好,因为不受宠,所以没人来打扰我,可以混吃等死。完全也没有争宠的想法,就是想着要是王爷实在不喜欢我就和离好了,我就自己粗去浪。

结果想完这个想法,我突然反应过来,出去浪个毛球,我毛都不会。古代乐器不会弹,古文也是一知半解,也不会画山水画,书法也烂,真的毛都不会。

也没有剽窃古诗的想法,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剽窃别人的东西,没有诗人的才华支撑,不嫖!

然后性格还大条,宅斗技能也是渣,🤷🏻‍♀️我就感...

「霆峰」发现好兄弟喜欢我之后

又一篇伪rps小段子 越苏三年之约
即使最近备考好忙都感觉磕糖到昏迷
++++++++++++++++

陈伟霆最近有些坐立不安。

因为他发现了他好兄弟李易峰的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不仅关系到他,而且还搅乱了他之后所有的正常生活。

其实他是无心的。

最近他们合作的一部新戏刚刚结束,公司安排了新闻发布会,作为主演和男二自然是不能缺席的。在后台休息的时候,李易峰去了一趟厕所,手机就落在了桌上没被带走。

期间李易峰的经纪人打了个电话来,陈伟霆顺手就接了一下,当他挂掉电话准备将手机放回去的时候,他却不小心按开了屏幕,随即,看见了手机界面上是李易峰上厕所之前还没来得及退出的微博主页。

而那个微博的名字叫做:但求一睡陈伟霆。

陈...

「隐凡」说侠7

1.
张小凡和元薇没跑多久,就看见大路上一闪而过的清风弟子。

张小凡连忙拉住元薇,看了看自己身上十分打眼的白衣门派服,缓缓道:“他们走大路比我们快,清风门的人也不傻,知道我们肯定没有他们跑得快,大路肯定分段派人守着,我们这身门派服为什么选白色,我算是看明白了,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显眼,人群中一眼就能看见!那些人过不了多久估计就会进山寻,要是等到晚上肯定更加容易发现。”

元薇点点头,显然也是想到了。

张小凡咬咬牙:“我们回去。”

元薇吓一跳:“小凡你是不是吓傻了!回去?!回去自投罗网!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我们?!”

张小凡上下看看,摇摇头:“不,我的意思是,他们都堵在前山,我们爬上去,然后从后山下。”

元薇低头不...

「隐凡」说侠6

1.
婉君师姐派了个小师弟去通知师父,她拿着剑,继续怒视着张小凡。

张小凡不语,只站在那里,长剑垂于手侧。

一旁的元薇倒是火气窜了上来,几步就像要上前和婉君师姐打起来一般,要不是张小凡伸手扯住了她,估计她人直接走上前将那把指着他们的剑打下来了。

“张小凡!你就让人这么用剑指着?!你还看不明白吗?!他们这是把我们当贼!跟这种人有什么好客气的!”元薇对于张小凡扯住她这一举动很是不满,一转头,怒气冲冲。

张小凡拉住元薇袖子的手指又收紧几分,将那丫头往自己身后带了带,沉默半晌,道:“清者自清。”

三个人就站在练功场对峙着,直到浮尘长老带着几个门派弟子匆匆赶来,那怀疑的目光先是将张元二人扫视了一遍,然后才看向婉君道...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