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更文的时候,是因为你的小天使跟复联去拯救世界了
文皆原创,禁改禁抄禁一切

一碗清粥不加糖

© 一碗清粥不加糖 | Powered by LOFTER

「霆峰伪RPS」如何让你喜欢的同性喜欢你

大概是篇伪rps 。抽一抽。撸个短篇。

Q:如何让你喜欢的同性喜欢你?
A:多制造相处机会。

“威廉威廉!我教你说普通话啊!”

“什么?有中文老师?不要他不要他,身为同一个剧组的战友,我不教你谁教你!”

“威廉威廉,你有空吗?你来跟我对对台词!”
“今添沃们好像没有对手戏。”
“……对明天的不行吗!”
“OKOK。”尼一fong真的好敬业哦。


“好巧!威廉我们一起吃午饭?”
“……嗯。”
同一个剧组一起订餐怎么会不巧?

“威廉TAT我经纪人抛下我先回酒店了……”
“没事fongfong里跟沃一起回去。”

“嘿boy,要不要一起去上厕所。”
“……嗯。”
可似沃还不想上厕所。

Q:进展有点慢,还有新方法吗?
A:投其所好。

“那...

「隐凡」说侠5

1.
张小凡在最后上台的那一刻,放弃了剑法。丁隐说的对,这江湖太大,需要他自己去看去想,所有的选择都在他自己手中,走什么样的路做什么样的人,都由他自己决定,旁人帮得了一时,却帮不了一世。

他站在台上,看着台下人头攒动,各式各样的面孔,仰着头正注视着他,他们的目光里,或带着探究、或带着轻蔑、或带着漠视。

他闭上眼睛,像是在沉思,片刻之后,睁开眼,随心舞了一套拳法。

台下依旧吵嚷,一位素衣女子走上前来冲张小凡道:“这位少侠,请随我往这边来。”

2.
张小凡没想到看中他的,竟然是清风门。

当他拿着门派手令牌站在台下发呆的时候,元薇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在看到他的手令时笑了出来:“清风门。也是个假仁假义的门派。不过...

「隐凡」说侠4

1.
丁隐走了。

张小凡每日的生活又变回练剑和等待着英雄会的到来。

元薇很少待在客栈,她是坐不住的,三天两头就往外跑。

日子,就在这样的循环中一天天过去,直到英雄会的到来。

2.
参加英雄会的人很多,将擂台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了个水泄不通,元薇拽着张小凡好不容易挤了进去,也只能挤进里三圈,多了,便再动不得。

高台上边也坐满了人,各大门派坐在大堂里,正中间,是现在武林盟主-----清风门的掌门白洛的座位,正派的人果然都是一脸正气凛然,正襟危坐的模样,即便是隔得很远看不清容貌,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有个小童模样的人,拿了号码纸出来,高声道:“请要参加英雄会的各位侠士前来领取号码纸,一会儿按照顺序上台演示。”

元薇踮...

「隐凡」说侠3

1.
虽说丁隐答应留下来,但是他夜晚却基本上不待在房间里,用他本人的话来说就是:“春宵苦短,我怎么能把大好的时间浪费在这里呢!不赌赌博泡个妞,简直对不起我泼皮丁的称号!”语罢,便大摇大摆的走了。

而那几天张小凡每天早上起床之后,听到最多的消息就是,每日元薇慌慌张张跑来跟他说,哪头的赌坊昨天晚上来了个神秘赌徒,一晚上的时间把整个赌坊的钱全部赢走了,还打伤了好多人,现在洛阳城是议论纷纷。

元薇在说这些,一双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语罢,还用手肘撞撞张小凡道:“你说是不是泼皮丁干的?!真是干得漂亮!想不到这邋遢鬼还有这么帅的一面!”元薇念叨着,兴冲冲的走了。

张小凡思索了半晌,对丁隐的认知却更加迷惑了。

他渴...

一大早起来真是甜一脸!

十年心。:

让大家失望了,这张图原片就长这样,看个意境吧。(打了logo 所以勿二改即可)

简直是如梦似幻的一天,说几个触动我的小细节好了。

>>>你叫的名字最好听
李易峰走上红毯没多久就开始和主持人互动,主持人说“峰峰今天是为了好朋友来的”,然后他就笑了,说了“威廉”。
讲真他后面说的话我都没记住,这是我第一次亲耳听到他这么叫陈伟霆,我甚至希望这两个字以后就留给李易峰专享好了。
然后说到拍戏受伤,他叫人家“注意身体早日康复”也是一脸娇嗔我也不太懂是为什么了,自己的男人自己管好好吗。

>>>随便你们拍
入场之后两位白马王子就自然而然坐在一...

「隐凡」说侠2

1.
张小凡在路上捡了根竹子,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想象成是一把剑,用来练丁隐送他的剑谱。

他不会内功心法,只能照着招式来比划,争取一招一式能够跟剑谱上的比出来一模一样。好在,他记忆力不错。虽不能完全一样,却也能挥出个七七八八,在外行人眼里,还颇有一种侠客风范。

2.
这日张小凡正在街上走,突听身后有一女子大喊:“站住!小偷!还我荷包!”紧接着一道身影从他身边匆忙跑过,张小凡将手中的竹子伸了出去,那毛贼来不及收腿,膝盖碰到竹子上,便摔在地上滚了一个圈。

那女子很快便追了上来,一袭粉衣,明眸皓齿,一弯柳叶眉倒竖,抽出剑一脚踏在毛贼身上,怒目而视:“看你往哪逃!敢偷本姑奶奶的钱袋!活的不耐烦了?!”

张小凡见状轻...

「隐凡」说侠1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黄庭坚《寄黄几复》

1.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花白胡子的老者坐在门槛上,眯着眼睛打量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过路人,感慨道。

张小凡拿着个扫帚正在扫地,眼皮都不抬一下,闷声闷气地接了一句:“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是非。”

老者嘿嘿一笑,摸了一把胡子,不再言语。

2.
张小凡从小对江湖一片神往,听的最多的...

「霆峰」仙渡 34

34.「入梦」
01
陈伟霆这几年一直断断续续在做同一个梦,梦里似仙境,云雾缭绕,他在仙境中独行,穿过回廊,淌过河流,然后看见尽头,有一看不清容貌的女子,端坐花丛中央。

他听到她冲他笑,问他是谁?怎么会来这里?

他道无名,无意入梦。

那女子又笑,摘下一朵鲜花放进花篮,几步走于他跟前,还是看不清容貌,但是依稀可以感受到,她有一双很纯净的眸子,正温柔地注视着他。

“我叫玄女。”

她伸出手,递过一支刚采摘下来的鲜花,粉白色的花瓣上还有露水,映衬着阳光,显得生机勃勃。

陈伟霆没有伸手去接,他将视线投向玄女身后,语气淡然:“可是天上的九天玄女。”

她轻笑,算是默认。

天宫的仙人和地上的魔王,为何会在梦中相见?

玄女却像看透了...

「霆峰」仙渡 33

33.「浮生若梦」
01
李易峰蹦蹦跳跳的跟在陈伟霆后面出去了,青竹看到他们的时候愣了一下,先是对陈伟霆做了个福,然后看着李易峰笑了笑。

李易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对着青竹兴奋的不得了:“青竹你看我你看我!我好开心啊!”

青竹指了指自己的头顶,有些好笑:“这样也开心?”

李易峰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唔……毛茸茸的……好像猫耳啊……等等!猫耳?!为什么还有猫耳!!!!

惊慌失措的李易峰第一反应就是大喊着陈伟霆,然后转头去找,殊不知刚才他和青竹对话之际,魔王大人就已经走了。

青竹奇怪的偏了偏头,打断李易峰的举动道:“小白,你是在找魔王大人吗?”

李易峰点点头,眼神里略过一丝焦虑。

“魔王大人应该是去正殿处理公务了,...

「阿bill×姜希宇」鱼(中)

1.
阿bill从夜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香港的晚风带着些许凉意的,吹得路人忍不住抱住冰冷的胳膊直搓。

阿bill站在门口抽了根烟,仰头看向夜空。

浓稠似墨一般,只有些许星星闪烁。

这样的夜,他不知道看过多少回,在每次结束一场利益交换之后,带着喧嚣过后的寂静,孤独地让人心惊。

他吐出最后一个烟圈,将手中未抽完的烟头扔到了地上,拿脚撵了撵。

视线不经意地扫过周遭,穿着卫衣的男孩抱着画册蜷缩一旁,靠着垃圾桶正在酣眠。

阿bill皱了皱眉,走过去,用脚碰了碰姜希宇:“喂……姜希宇!”

姜希宇闭着眼睛微微蹙眉,像是从睡梦中惊醒一般,睫毛微微颤抖,像只展翅欲飞的蝴蝶,缓缓地睁开了眼。那双亮若星辰的眸子里尽是茫...

1 2 3 4 5 6 7 8 9 10